博天堂918官网

管涛:新年伊始人民币汇率继续走强但动能减弱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2-28
html模版管涛:新年伊始人民币汇率继续走强但动能减弱

中新经纬2月10日电 题:新年伊始人民币汇率继续走强但动能减弱

作者 管涛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

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和市场供求共同推高人民币汇率

2021年底,人民币汇率(以下如非特指,均指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)中间价收在6.3757比1,较上年末上涨2.3%。同期,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口径(CFETS)人民币汇率指数收在102.47,为过去六年来的高点,较上年末上涨8.0%。这主要反映了贸易顺差主导的境内外汇市场供求的影响。

新年伊始,人民币汇率继续保持强势,中间价和交易价均曾升破6.33。只是1月27日起,因美元指数升破97而出现回调。到28日,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收在6.3746,与2021年末基本持平。

新一年,人民币汇率延续强势,还反映了市场供求的作用。1月份,人民币汇率中间价随着国际市场美元指数涨跌,总体呈现美元强人民币弱、美元弱人民币强的反向变动。由于美元指数先跌后涨、人民币汇率先涨后跌,全月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累计上涨11个基点。经过统计,当月19个交易日中,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偏强的交易日有14个,累计为中间价升值贡献了335个基点。从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交易价的差价来看,离岸人民币汇率(CNH)相对在岸人民币汇率(CNY)持续在偏贬值方向。这表明当前人民币升值仍主要是在岸市场驱动。

当前人民币汇率升值动能或有所减弱

一方面,境内银行间市场外汇成交量减少。特别是1月21至26日连续四个交易日,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和交易价连连升破6.34、6.33,屡创新高之际,每日外汇成交量均低于290亿美元,日均成交量267亿美元。反倒是1月27日,因美元指数大幅反弹、盘间人民币汇率交易价快速回调,当日境内外汇成交量468亿美元。从高频的日交易数据看,这表明度过财务核算和人民币支付需求较强的年关效应后,境内外汇供求关系总体趋于改善,同时也表明“低(升值)买高(贬值)卖”的汇率杠杆调节作用正常发挥。另一方面,人民币双边和多边汇率涨幅趋于收敛。2021年,人民币汇率开年就顺势升破6.50,而2022年1月份,人民币汇率却未升破6.30。

关注市场或政策因素可能引发的汇率纠偏

2021年11月份,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八次工作会议在重申“双向波动是常态,伟德直营,合理均衡是目标”的同时,首次提出“偏离程度与纠偏力量成正比”。2022年初,央行在年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指出,汇率可能在短期偏离均衡水平,但从中长期看,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会对汇率偏离进行纠正。

如前所述,不论同比还是环比,当前人民币汇率升值动能均有所衰减。与其继续去赌人民币会不会破六,还不如关注市场或政策因素可能触发的汇率纠偏。

一是美元指数进一步走强的风险。2021年,受美国在发达经济体中经济率先复苏,通胀上行、货币紧缩的影响,美指不跌反涨,无限量宽、美元贬值论不攻自破。2022年以来,美联储不仅改口通胀“暂时论”,表示要加快缩减购债步伐,还在年初议息会上放风,未来不排除每次会议都有可能加息,年内甚至会考虑缩表,这有助于保持美联储货币政策的领先优势,推动美指进一步反弹。

二是中美利差进一步缩小的风险。2021年底以来,中国央行为稳增长,降准降息措施齐出,而美联储为控通胀,已加快货币政策退出。随着中美货币政策分化加大,预计中美利差将进一步收窄。这将进一步吸引国际资本回流美国,而减缓外资流入中国的势头。

三是国际金融动荡加剧的风险。2020年以来,以美股为代表的全球风险资产价格大涨,受益于主要央行特别是美联储的超级货币宽松。2022年以来,A股市场在中国央行降息之后不涨反跌,很大程度与海外市场动荡有关。鉴于国内通胀持续高企,美联储已承认货币政策滞后,这可能令货币宽松不如预期引发的风险资产价格调整成为现实。

四是中美经济增速差异收敛的风险。若中美经济增速差异收敛,将影响投资者情绪和跨境资本流动。

五是汇率预期管理和调控的政策风险。自2020年6月初人民币汇率震荡升值以来,政府部门多次发声并出台政策引导市场预期。目前,人民币双边和多边汇率升值均已持续一段时间和累积一定幅度,是造成外贸企业“有单不敢接”“增收不增利”的重要原因,人民币汇率短期存在偏离经济基本面的超调风险。如有必要,预计有关部门仍会在加强舆论引导的同时,采取增加汇率弹性、扩大资本流出、调控资本流入等政策措施,保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

需要指出的是,“风险”就是不确定性。前述五方面的“风险”未来并非一定就会发生,但只要发生了,就会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反向的作用。汇率测不准是必然、双向波动是常态。没有只涨不跌或者只跌不涨的货币。市场主体要避免打哪儿指哪儿和线性单边思维,深入理解和认识汇率风险中性内涵,坚持以“保值”而非“增值”为核心控制和管理汇率风险。这样,才能在内外部的不确定、不稳定性中增加胜算。(中新经纬APP)

管涛

中新经纬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。

责任编辑:张芷菡

相关的主题文章: